菜頭先生详解佛教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

(1).佛教的传入丰富了古代汉语的词汇量,为中国的语言文字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

佛教在传入中国后,佛教的许多经典文献由梵文被翻译成汉语,给汉语词汇补充了大量新鲜的血液,出现了很多新的词汇 。

a佛教的传入二衍生的复合词就有很多,比如:佛教、佛曰、佛界、佛祖、佛塔、佛门弟子、佛法无边等等。

b佛教文献的意境与中国原有文字相结合,表达全新的含义。比如:定律,定点、安定等就是汉字“定”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表达佛教一种心静如水,不受扰乱的一种精神境界。再如“居士”、“隐者”、“侍者”等等 。

c由梵文直译过来的对中国古代词汇的扩充,比如译音的“菩提”、“般若”、“刹那”、“尘埃”等,还比如译意的“姻缘”、“平等”、“实在”、“现实”等

d日常用语中也有充斥着“佛言佛语”。比如:因果报应,清规戒律、一生一世、万劫不复、面壁思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等等。有些在被广泛传播后直接成为成语,一直被沿用至今。

(2)佛教的传入对中国古代诗歌的影响

诗歌是中华文化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佛教文化自传入中国后,与中国诗歌相结合,使中国诗歌从内容到形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可以说,佛教文化对诗歌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佛教文化的介入,丰富了中国的诗歌作品的内容,也使得诗歌创作的形式大大增加。

a 中国僧人与诗歌创作

就诗歌体裁来说,佛教在宣传教义的时候,出现了跟中国古体诗相近的一种新的体裁,叫做“偈”,它是由固定的四局组成,以三言、四言、五言、六言及七言一句组成的“别偈”为主要的两种偈之一,它与汉以前的四言诗和汉以后的五言、六言、七言诗极相近。其创作出自“灵感”,与诗人的创作冲动极为相似。有的偈还成为传世之作。如“中国禅宗”的创始人六祖慧能所作的“示法偈”,他在听完神秀所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后,他口述一偈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种比喻贴切、新颖、生动、耐人寻味,且诗体与五言绝句已相去无几。正因为偈与诗极相近,故会说偈的僧人,作诗也就不难。(播放视频六祖慧能)偈与诗的结合又促进了古代诗歌的通俗化。它自成一体,作诗者蔚然成风,这在我国古代诗歌的黄金时期——唐代至五代时期表现尤为明显。唐至五代,有据可查的僧人诗集就达40余部,出现了以王梵志、皎然、齐己、贯休、寒山、拾得等为代表的一批诗僧,诗作丰富,成就斐然。例如皎然曾作“真我性无主,谁为尘识昏”(《禅 思》),“夜闲禅用精,空界亦清迥”(《答俞校书冬夜》),说理深刻,对仗精当。齐己曾写“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早梅》),“月华澄有像,诗思在无形”(《夜坐》),细腻生动,寓意深刻。贯休书“闲担茶器缘青障,,静衲禅袍坐绿崖”(《山居涛》),动静相应,情理交融。宋代之后,智圆作《赠林逋处士》诗“风摇野水青蒲短,雨过闲园紫蕨”;契嵩作《寄月禅师》诗“闻道安禅处,深萝任隔溪。 清猿定中发,幽鸟座边栖”;摹写自如,清丽真切  ,以动喻静,动静相应,此后,元明清三代的诗僧也有不少佛理诗、禅趣诗、山水诗以及抒怀、酬唱之作,其中有不少诗作,诗思高妙,诗境幽远,诗调清新,广为流传。

所以,佛教文化与中国的诗歌碰撞出了灿烂的火花,诗僧在里面起到了重要的纽带作用,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b 中国诗人与佛教文化

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诗人谢灵运就在其诗作中流露出佛教情调,如他的《过瞿溪石室皈僧》:“望岭眷灵鹫,延心念净土,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他的《临终诗》表达了晚年的心境“……恨我君子志,不得岩上泯。送心正觉前,斯痛久已忍。唯愿乘来生,怨亲同心朕。”这是有感于生不得志,以佛教来自慰,以来世为寄托。

唐宋时期,许多文人学士都研习佛教,很多文学大家的是个的创作中透露着浓浓的佛教情节和“出世”、“入世”思想,有的甚至皈依佛门或曾出家为僧,他们接触、学习、崇奉佛教的目的不尽相同,有的因病缠身,无望时自寻希望;有的想修身养性,居世俗求超凡;有的为摆脱困境,踏新途觅解脱,但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最终都有了新的收获,那就是从诗歌的创作中获得精神上的寄托。这些具有代表性的诗人有:王维。王维被誉为“诗佛”,他的诗“诗中有画、诗中有佛、诗中有禅”,他的山水田园诗流露出浓厚的佛学思想,比如:《山居秋暝》,其中,“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就表现了王维对“世外桃源式”生活的追求,流露出禅宗中“静”、“幽”的思想。还有他的《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白居易。《赠草堂宗密上人》诗云:“口藏宣传十二部,心台照耀百千灯”,《感悟妄缘题如上人壁》:“弄沙成佛塔,锵玉谒王宫。彼此皆儿戏,须臾即色空。”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诗云:“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从以上可以看出,佛教在中国古代诗人的心目中已经生根发芽,生长于中国古代诗歌作品之中,丰富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内容,所以我们可以说,中国诗歌作品的内容和形式之所以能如此的博大精深,与佛教文化所做的贡献是分不开的。

(3)佛教文化为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带来了新的意境、新的文体。

a“境界说” “境界”一词来源于佛教之中,如“了知境界,如幻如梦”,之后唐代诗人王维提出“物镜、心境、情境说”,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说道:“不以物喜,不易己悲”,把人的快乐和痛苦直接与环境联系起来,清代王国维又提出“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尽中之一境界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