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頭先生详解佛教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

b “顿悟说”

顿悟之说,在佛教经典中早有记载。《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一即有“速疾解脱顿悟涅盘”之语。《菩萨珞璎本业经》卷下“佛母品”也称“听等觉如来说珞璎法藏,是故无渐觉世尊,唯有顿觉如来”。顿悟说的创立顿悟之说由来已久,但真正创立学说的是东晋、南北朝的道生。南朝名士谢灵运非常支持道生的顿悟理论,并有所发挥。他著《与诸道人辩宗论》,与许多对顿悟之说有疑问的法勖、僧维、慧、法纲、王体元等人问答与辩难。认为渐悟只是 一种引导愚昧者的方便说法,只有顿悟才能得到佛教真谛。禅宗这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顿悟理论,在佛教中影响颇大。而且对中国古代文学,特别是宋明理学家的文学作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所倡导的“一旦豁然贯通”的工夫,就脱胎于禅宗的“一悟即至佛地”的顿悟说。陆九渊提出直接“发明本心”以达到“知”的认识论,也源于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悟理论 。

c 变文

变文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敦煌藏经洞被发现而重新被人认识的一种古代文学的文体,在发现之初,他被称之为“佛曲”、“演义”等,后来才渐渐称之为“变文”。是中国古代文体之中受印度佛教文化影响最直接的一种文体形式。从变文的发展过程与形式上来看,其起源与佛教文化中的“变”相关,为“变现”之义,很多学者认为“变“即变相,即是图画,后与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相结合,变成了一种新的文体形式“伴图讲唱”的文体形式。相当于现在的讲唱形式。

d 鼓子词及宫调

唐以后最受到变文影响的,除说话人的讲史及小说以外,要算流行于宋金元三代的“鼓子词”与“宫调”了。鼓子词是小型的变文,仅见于宋,是当时士大夫受到变文影响的典雅作品,也是一种叙事讲唱文,也是散文和韵文相间组织而成的。惟其篇幅不长,仅供宴会一宵之娱乐,以管弦伴歌唱。宋赵德麟“侯鲭录”载元微之“崔莺莺商调蝶恋花词”是鼓子词。开首就说“奉劳歌伴,先定格调,复听芜词”。每一段歌开始,必先之以奉劳歌伴,再和前声。是知鼓子词的讲唱者,至少须以三人组成:一人讲说;一人歌唱,讲唱者或兼操弦索或吹笛;其他一人则专吹笛或操弦。每节先引传奇(即“会真记”)一段,复唱蝶恋花词。如变文先引经,后说唱一样。

“诸宫调”亦用弦索伴倡。是宋代讲唱文里最伟大的一种文体,是变文的嫡系子孙,却比变文更为进步。他不仅篇幅浩瀚,且有精密严饬的结构,在宋金元三代的民间最有势力。其讲唱不止一天两天,甚至三月两月听者不倦,可见其趣味浓深了。“董西厢”是诸宫调,最流传的尚有“刘知远诸宫调”。刘知远诸宫调开头说道:[商调回戈乐]闷向闲窗检文典,曾披揽,把一十七代看。自古及今,都总有罹乱。共工当日征于不周,蚩尤播尘寰。汤伐桀,周武动兵,取了纣河山。并合吴越,七雄交战,即渐兴楚汉。到底高祖洪福果齐天,整整四百年间社稷,中腰有奸篡王莽立,昆阳一阵,光武尽剪除。末复三分,举戈铤,不暂停闲。最伤感,两晋陈隋,长是有狼烟。大唐二十一朝帝主,僖宗听谗言。朝失政,后兴五代,饥馑煞艰难。从前上古讲起,直到五代,作开场白。以后才说到刘知远故事。可见其规模之大。诸宫调之流行,再加以当时歌舞,添配脚色,自然成为戏剧。多扮演世俗故事,逐渐发展,以至今日。

e 白话小说

中国的文言文小说在佛教文化的影响下也发生了变化,中国的小说能回归民间变成民间都能接受的“俗文体”,是在佛教文化的直接影响下形成的。这种“俗文体”小说的特点就是把“雅文”改变成民间通俗易懂的白话文,因而被称之为“白话小说”,其文体的演变主要经历了“传奇小说、俗讲、话本、章回小说等阶段。如唐代的《古镜记》,就是“受到印度佛教的影响”,所以我们可以说,在白话小说能成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被世人接受,并广泛的得到传播,与佛教对中国小说发展的贡献是分不开的。

佛教文化对中国古代文学体裁的影响除了上述的几个文学体裁之外,还有比如说像弹词和宝卷等。

(4)总结

以上是我们对佛教文化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发展产生影响的一点小小探索,佛教文化自传入中国以后便同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二着兼收并蓄,共同发展,造就出许许多多优秀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我们可以说,没有佛教文化的传入,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就没有今天这样光彩夺目,熠熠生辉。但愿我们的这些探索能为以后的中外文化交流提供新的启示和参照。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